推荐信息:
历史长河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外交史 > 正文

苏联企图核打击中国前 尼克松巧妙透露机密

2016-07-07 09:30:12 来源:网络 浏览: 评论: [ ]

  本文摘自《红墙知情录(三):共和国外交轶事及两岸风云》,尹家民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10

   由于苏联的插手,新疆方面的外交纠纷不断军.事.网。进入6月份以来,有关苏军越境入侵的事显著增多。由广州军区副司令调任新疆军区司令员的龙书金对此已经熟视无睹,甚至腻烦:今天一头羊,明天一头牛,你打我一枪,我还你一弹,中苏边界线有7000多公里,谁管得住?!龙书金渐渐对这些报告漫不经心了。

   8月13日上午8时,副连长杨政林率领三排37名官兵,执行例行巡逻任务。行至戈壁,突然一发炮弹在他们中间炸响,迅即6辆

   苏军坦克钻出草窠,300多名苏军官兵也从土堆里爬出来,尾随坦克向中国军队冲击。杨政林指挥队伍向苏军还击。杨政林是有经验的,他的左臂已被炮火洞穿,无暇顾及,他将报话机从已牺牲的报话员手上解下来,对着话筒大声呼叫:“塔城,塔城,我是杨政林,我们在铁里克提东10公里处遭敌伏击,苏军坦克6辆,步兵300余人。”这时,空中传来嗡嗡声,杨政林抬头,看到两架直升机在头顶上盘旋。杨政林发出了最后的誓言:“请党相信我们,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一粒子弹,决不会出现一个俘虏……”两颗汽油燃烧弹扑向孤立无援的中国士兵,大火吞噬了全部的生命和血迹。

   等到中国陆军第八师的一个团从60公里外赶来时,战斗早已结束。被烈火焚烧过的38具尸体,已经面目全非,难以辨认,成了血色黄昏中大漠最惨烈的一缕孤烟。

   半个月后,为了弄清事件真相,中央军委调查组来到了乌鲁木齐,先后调查了司令员龙书金、政委王恩茂、副司令员赛福鼎以下近百人。

   事情传到了联合国总部来自881234567.cc。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兴奋异常:“苏中再度发生流血冲突,苏军歼敌30多人。”他拿起电话,向苏联驻美大使馆询问苏共领导人对此事的反应。

   然而苏联领导层对此并不像马立克那样乐观。在苏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上,葛罗米柯气呼呼地首先发言:“我刚刚听说,昨天格列奇科同志命令军方擅自动手,在新疆消灭了中国一支30多人的边防巡逻队。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在达曼斯基岛(即珍宝岛)我们吃了亏就在新疆反咬一口吗?这种做法,未免太短视,太小家子气了!这与我们国家的伟大形象相符吗?”

   柯西金赞同葛罗米柯:“如果是为了教训中国,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有什么用呢?去年我们的军队进入捷克斯洛伐克,已经让我们国家的形象蒙受了重大损害。要知道,我们正在推进的亚洲安全体系很可能因格列奇科同志的这一顿枪炮而破产!这划得来吗?”

   勃列日涅夫却不以为然:“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葛罗米柯从公文包里抽出几份文件,递给勃列日涅夫:“请你看看吧。这是20多个使馆今天打来的电报。如果说达曼斯基岛发生冲突时,世界还弄不清是哪一个首先挑起战火的话,那这次可就昭然若揭了。不会有一个国家不认为我们是战争的挑起者。”

   在一旁一直闷头吸烟的格列奇科终于坐不住了:“我坚持我的意见,在中国狂人面前,我们的态度必须强硬些!如果想惩治他们而又避免我们的损失过重,那么就应该让我们的原子弹显显威风。要根除中国的威胁,就必须用几百万吨级当量的核武器,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一劳永逸的打击。只有通过这样的外科手术,才能摘取亚洲的毒瘤!”

   苏军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也心存疑虑:“那不引起世界大战才怪呢!”

   柯西金有些激动,站了起来:“格列奇科同志,你想过没有,对付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动用几颗原子弹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况且,中国人手中也有核按钮,一旦到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时候,他们肯定会不计后果进行反击的军_事_网。到那时候,恐怕不仅仅是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了,我看世界的末日也该到了!”

   这次葛罗米柯又反过来支持柯西金的话:“中国什么资源最丰富?是人!请你试想一下,中国军队越过国境冲进苏联,完全可以是几百万人甚至是上千万人蜂拥而入。我们的武器再精良,也难保一定打得过他们呀!”

   奥加尔科夫也补充说:“谁都知道,中国人是最擅长打游击战的!他们可以一直打下去,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像美国在越南一样陷进战争的泥淖里。”

   反武力派似乎占了上风,但大权在勃列日涅夫手中,他是倾向于格列奇科的。他让大家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后再作决定。但是会后,他马上召集格列奇科等人在苏军总部进行了长时间的密谈。

   接着,苏军大本营的首脑采取了一系列准备活动:任命战略火箭军副司令托庐勃科上将为远东军区司令,以加强核打击的指挥力量;命令在远东的苏军战略导弹部队进行一级战备,等候发射命令。

   8月28日深夜,苏联驻美国大使多勃雷宁接到了勃列日涅夫的密令:“为了我国和美国共同的战略利益,我军大本营准备对中国的重要军事目标进行一次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解除中国的核武器。请你秘密地征询一下美国当政者的意见,最好能和尼克松总统或者基辛格博士个别面谈。我们只攻击军事目标,不会伤及无辜生命,而且我们释放的当量会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不会造成环球大气污染,也不会对地球的生态平衡有很大的破坏。”

   放下热线电话后,多勃雷宁立即抓起另一部电话,拨通了基辛格的号码。

   电话那头的基辛格远没苏联人那么激动,慢条斯理地答复说:“请耐心等待,我们需要慎重研究。”

   尼克松得知苏联要对中国动用核武器的消息后,从他的立场考虑,觉得西方国家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苏联原文881234567.cc。从历史上看,中国还没有过扩张和侵略的记录。而西方的战略利益还离不开一个强大中国的存在。

   尼克松在同他的高级内阁成员紧急磋商后,取得了一些共识:首先,如果美国持反对意见,苏联一般不会轻易动用核武器。它胆敢这样做,将违反美苏间的协定,也不符合国际宪章。而美国反对的理由可以列出许多,但最好强调美国的利益,而不涉及中国。因为过多的涉及,将直接影响美苏关系,使缓和局面彻底毁掉;同时,也会伤害到中国的尊严。

   再者,应该设法将苏联的意图尽快传递到中国,使他们有所准备,制定必要的应变措施。

   这最后一条将博学的基辛格难住了。因为美国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双方积怨甚深,直接告诉中国,一来缺少合适的渠道,二来也可能会引起中国领导人的误解,以为美国在耍什么花招。还是尼克松想出的办法好:把消息透露给某家报纸的记者,让他们捅出去。这样即使勃列日涅夫看到了,他也只能干瞪眼。

   8月28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则震动世界的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881234567.cc。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巡航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仿佛这个核弹头已在世界爆炸,它的冲击波迷漫在每一个关心时局的人们的心头,世界为之恐慌,目光都聚集到中苏边境两边高高翘起的导弹发射架上。而此时的莫斯科似乎比北京还要震怒:他们企盼着美国发来支持电,却等来了美国人的公开泄密。勃列日涅夫暴跳如雷,大骂美国人的出卖和愚弄。

   美国人照样我行我素。基辛格向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正式阐明了美国政府对此事的立场:中国的利益同美国的利益是密切相关的,对于苏联的行动,美国不能坐视不管。战争一旦爆发,美国会认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美国将对苏联采取同样的行动。苏联对中国的核打击,必将招致中国方面的报复。核战争所产生的污染会直接威胁到美国在亚洲驻扎的数十万军人的安危,并会使全球的生态平衡受到破坏,这是美国不能容忍的。消息传到北京,周恩来立即与几个老帅开会分析这则消息的可靠性并商议对策。几位老帅都认为,苏联要打核战争,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现实的,因为他们的常规武器用于和中国打进攻战,力量还远远不够。聂荣臻分析说,所谓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无非是指对我国部分重要目标进行毁灭性或摘除性的打击,而这些目标很可能是中国的核导弹基地和北京及东北的一些重要工业基地。因此,他建议,城市应以疏散、隐蔽和防护为主www.881234567.cc。现在应该马上行动起来,让这些城市迅速挖掘防空掩体,同时在全民中广泛进行防止光辐射、核污染的应急练习。

编辑推荐:
>>>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举办2017年春节招待会
>>> 陆军:极限飞行锤炼陆航整体作战能力
>>> 台湾宜兰外海发生4.3级地震 最大震度罗东3级
>>> 研究:怀孕后期感染寨卡病毒 婴儿无患小头症风险
>>> 食药监总局:20批次药品不合格 含抢救药品盐酸洛贝林注射液

推荐阅读:毛泽东屡次试探斯大林 欲建“东方情报局”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热门标签最新更新随机推荐

世界史中国史读史读人历史重现国学文化

  • 斯大林格勒战役:斯大林曾在队伍中安插督战官

    苏军士兵发起冲锋(资料图)近日,一本名为《斯大林格勒协议》的新书在德国发布。以参战军人的记忆为载体,这部专著载着读者穿越时空,重返伏尔加河河畔那座血火交织的城市……1943年1月31日拂晓时分,苏联士兵在德军第六军团高级指挥官的藏身之处——Univermag百货公司的地下室里,将军团司令弗里德里希·保卢斯等一批德军将领俘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血腥的篇章——斯大林格勒战役终于落下帷幕。长久以来,对于

  • 二战日本军官为强奸罪行狡辩:强兵才搞女人

    本文摘自《随军慰安妇》,[日]千里夏光著,[译]林怀秋,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在福冈市西K茶屋町,有位叫麻生彻男的妇产科医生。地点在东公园一带。经福冈民间广播报道部的一位朋友介绍,我才得以认识麻生先生。朋友是听说我在收集有关慰安妇的材料,才告诉我的。那位朋友说:“确切的情况,没见到麻生先生本人不知道,但他作为军医,好像给头一批陆军慰安妇检查过身体。”于是我乘坐飞机飞往福冈,去拜访这位麻生彻男先生。麻生

  • 难解史上犹太人:为什么总是容易受攻击迫害?

    本文摘自《美国种族简史》,[美]托马斯·索威尔著,中信出版社出版犹太人不是来自哪一个国家或属于哪一种文化,而是来自许多的国家并属于不同的文化。到达北美殖民地的首批犹太人,是所谓的瑟法底犹太人,他们此前多少个世纪以来一直寄居在西班牙和葡萄牙,所处状况与后世美籍犹太人所来自的德国、俄国或东欧地区的状况比起来,是大不相同的。不管外人怎样把他们混为一谈,这些犹太人实际上是属于不同的群落。他们至今也没有完全

  • 美国“反腐风暴”因何被点燃:要官者杀死总统

    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James-Abram-Garfield),1880年加菲尔德当选为第二十任总统,他是美国首位具有神职人员身份的总统。从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初,美国经历了一个所谓的“镀金时代”。这一时期,美国的工业产值迅速赶超英法德等欧洲强国,与此同时社会财富急剧积累。但这个时代恰恰也是美国历史上政治最腐败的时期,政党分赃、官商勾结、以权谋私的现象滋生蔓延,最终激起社会强烈的改革要

  • 二战德军靠毒品支撑战斗 希特勒吃抗疲劳药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的悲剧,但对于科学界的诸多领域,特殊的历史时期,特殊的需求,也造就了某些行业的黄金时代,比如制药,也有人用“黄金时代”来形容二战期间及二战后这一领域的发展。在药品研发及生产领域,特殊的时代和需求,让某些药物备受关注。以青霉素为例,它与原子弹、雷达并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三大发明,英国首相丘吉尔曾经这样说:“青霉素是二战时最伟大的发明。”除了青霉素,磺胺类药物、抗疟疾药都在战

  • 美国绝密情报简报向总统候选人“开后门”

    奥巴马喜欢用平板电脑查看秘密简报。古往今来,掌握事关国家安全的核心机密者,通常是少数具有公职身份的政治精英。但在美国,每隔4年,会有一类人成为例外,他们就是杀入总统大选“决赛圈”的候选人。2016年夏天,随着驴象两党总统候选人相继浮出水面,美国情报机关也将重启绝密使命——派出高级情报官员密会两位总统候选人,让后者提前享受情报方面的特权。关于这一安排,美国联邦政府官网写道:候选人一旦获得本党的正式提

  • 危地马拉曾被“心理战”搞垮:谣言比枪炮厉害

    1955年,流亡海外的阿本斯夫妇在巴黎。对垄断利润的渴望与对共产主义的担忧相交织,促使跨国企业和美国情报机关结成同盟,通过一场虚张声势的武装叛乱,兵不血刃地颠覆了一个拉美小国的政权。中美洲国家危地马拉,是美国“后院”里的一块弹丸之地。60年前,时任总统阿本斯领导的政府着手推动经济改革,一度令深陷贫困的民众看到希望;可惜,新政实施不过两年,便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叛乱划上了休止符。相比同时期发生在东欧和中

  • 古巴导弹危机:苏联“神秘人”当美苏传声筒

    50年前的古巴导弹危机中,美苏两国的核对抗几乎把世界拖入灾难的深渊。鲜为人知的是,在那场扣人心弦的对抗前后,美苏最高领导人之间其实一直存在着一条秘密“热线”,这个联络渠道被认为在那场危机从产生到结束的整个过程中起到不小作用,而肩负这一重任的是一名叫博利沙科夫的苏联“格鲁乌”(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特工。与美国“二号”人物建立联系博利沙科夫出生于1922年,1942年开始情报生涯,并经历了卫国战争的洗礼

  • 艾森豪威尔为何在二战关键时刻弃攻柏林城?

    1945年初,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率领英美盟军胜利抵达了西距柏林城几十公里的易北河沿岸,而朱可夫率领的苏联红军百万之众也快速推进到了东距柏林城仅几十公里的奥得河、尼斯河一线,两军已经形成了对纳粹德国首都两面夹击之势,攻克柏林已经指日可待。客观地说,攻占柏林在政治上无疑具有获取二战胜利这顶皇冠上璀璨明珠的意义,也是青史留名的绝佳机会。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艾森豪威尔却毅然决然地放弃进攻柏林城,拱手把这

  • 苏联领导人更迭:戈尔巴乔夫出山是众望所归

    本文摘自《苏联真相》陆南泉、黄宗良等主编,新华出版社出版安德罗波夫接班是暗箱操作的结果勃列日涅夫执政18年。他废除了赫鲁晓夫的限制干部任期的制度,许多高级干部一直连任下去而不挪窝。勃列日涅夫本人后期长期患病,实际上已经无力视事,他本人也曾有退意。1979年4月勃列日涅夫召集政治局委员开会,宣布他非常累了,打算退休。全体政治局委员都友好地表示反对,并保证要为总书记创造适当的工作条件,以便“亲爱的列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