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历史长河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中国史 > 正文

卫士成元功解密:随周恩来去国统区三次遇险

2016-11-14 19:21:41 来源:网络 浏览: 评论: [ ]

  陪都重庆(资料图)

   随周副主席去国统区工作

推荐阅读:杜聿明林彪决战东北 第一军首败全军覆没

   1945年12月,国共和谈,以周恩来副主席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从延安前往抗战时期的国民政府陪都重庆www.881234567.cc。代表团其他成员有董必武、叶剑英、秦邦宪、陆定一、王若飞、吴玉章、邓颖超。我作为中共代表团的工作人员随行前往。

   1946年春,国民政府决定还都南京。随着国民政府还都,中共代表团也于5月3日来到南京。同年11月13日,国民党不顾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及全国人民的反对,由国民党一党包办,召开了伪国民大会,导致国共第二次和谈破裂。中共代表团于11月18日撤离南京回到延安。中共代表团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时间虽然不长,总共将近一年,但有几件事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一件是第一次坐飞机

   我是1945年12月下旬乘飞机从延安去重庆的。

   1945年12月16日,我作为代表团的工作人员,随周恩来及中共代表团成员,一起从延安乘飞机飞往重庆,去和国民党进行第二次和平谈判,即历史上所称的“国共二次和谈”或称“重庆谈判”。代表团成员除周副主席外,还有叶剑英、吴玉章、秦邦宪、王若飞、邓颖超。到达机场后,周副主席的秘书龙潜发现有包重要文件放在办公室桌上忘了带,要我坐汽车回去取。等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杨家岭,拿上文件,又返回机场时,飞机已经起飞了,我的行李也被带走了。没赶上飞机只好留下,等待下一次飞机的到来881234567.cc

   一个星期后,也即12月下旬,美国驻延安观察组的班机回重庆,我和另外两个同志搭乘这架美国班机去了重庆。

   我这是第一次坐飞机。没坐飞机以前,我曾羡慕坐过飞机的同志,总觉得坐飞机一定很好玩,可以在空中仰望蓝天,俯视大地,别有一番滋味。万万没想到,我头一次坐飞机,就受够了洋罪。一来我们坐的是一架美国小型运输机,机舱没有密封,更没有现代化的暖气,只有几个铁座位;二来我的棉大衣已经打在行李里边被上次代表团乘坐的飞机带走了,在杨家岭等待的这几天,借穿的是乔巨英同志的棉大衣,临行前我又还给了他。一上飞机,就感到有些冷。飞机升空后,经过秦岭时,机舱里就更冷了,冷得就像冰窖。我和另外那两个同志,只好瑟缩在硬邦邦的座位上,根本没有心绪从窗口里去欣赏蓝天和大地,更不用说那变幻莫测的云层了。

   飞机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在下午6时左右才到达重庆白市驿机场。这时我们三个人都感冒了。

   白市驿机场是美军的军事基地,下飞机后,没有人来接我们。我又带着两支驳壳枪,不便行动。三人经过商量,由我留下看守行李,其他两人去打电话和八路军驻重庆红岩办事处联系,请他们派汽车来机场接我们8_8_1_2_3_4_5_6_7_c_c

   他们走后,我便一个人留在行李堆旁看守行李。这时,天又下起了毛毛雨。重庆本来电力不足,在毛毛细雨中,电灯就像个发着红光的小火球。我是头一次出门到大城市,又是在机场,人生地不熟,既不敢轻易走动,又怕国民党特务前来盘问,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我只好在濛濛的细雨中,忍饥受饿坐在行李上等啊等,一直等了有两个小时,那两个同志和来接我们的汽车才赶来。我们把行李放到车上,然后上车坐好后,汽车才开出白市驿机场,向重庆市区驶去。等我们到达中共代表团驻地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得知我们尚未吃饭,伙房管理员特地到街上给我们买了三碗阳春面(肉丝面)。

   第二件是重庆市有两多一少

   所谓两多,一是重庆特务多。搞特务统治,这是国民党的一大特点。特务机关不但有戴笠的军统,还有陈立夫、陈果夫的中统。不但宪兵有、交警有、各军政机关有,而且工厂、学校也有,真可谓特务遍布,多如牛毛。他们不但监视、跟踪我办事处、代表团人员,连各民主党派进步人士、社会贤达和一切接近我们的人也跟踪,甚至跟踪、监视国民党本身军政机关中的所谓异己分子。如有人突然或者被杀,不用问,那肯定是国民党特务干的8 8 1 2 3 4 5 6 7 c c

   我代表团驻地周围更是布满了特务的据点。我到达重庆的第二天,有关同志就向我做了介绍,并指给我看,说哪几处是军统设在我们驻地周围的特务机关,还说,我们驻地对面的茶馆、洗衣店等就是特务为监视我们的行踪专门设的点,那里整天都有几个特务在盯着我们。此外,街上还有修鞋的,卖烟、卖糖的都是特务设的点。他们不光监视、跟踪我们,还监视、跟踪进出办事处的其他人。你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你步行,他也步行,你坐汽车,他也会用汽车跟上去。我们通常管他们叫“尾巴”。有关同志还告诉我,我们外出一般要两个人同行,不能单独行动,一旦遇上特务找茬儿,你就大喊大叫,特务抓人啦,并说你是中共代表团的,叫什么名字,这样群众很快就会为我们通风报信的,千万不能一声不吭跟他们走,要想办法甩掉他们。还有,打电话也会有特务监听,所以规定,有重要事情,不准在电话里讲。

   二是重庆老鼠多。多得就像特务一样,随处可见,而且人人受害。你口袋里千万不能装吃的东西,如果装了,不论你放在什么地方,就是挂在墙上或衣架上,用不了多久,口袋都会被老鼠咬破,吃掉装的东西。它们不光到处出没找吃的东西,甚至咬人、咬电线、咬书报军_事_网。小孩睡觉被咬耳朵、鼻子,书报被啃得豁豁牙是常有的事,至于电线就甭说了,常常是晚上开电灯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一开灯就不亮了,你上顶棚去查吧,准是老鼠干的好事,它把电线给咬断了。

   那时重庆的房子包括楼房,内外墙都是用竹皮编的,里边是空心的,所以老鼠到处通行无阻,打也打不净。它们不光夜里出没,就是大白天也会在房间里钻来钻去,甚至有时还能看到它们沿着单股电线,像走钢丝似地从这幢楼房爬向另一幢楼房。人们对它们恨透了,但又没有办法对付它们。

   一少,就是重庆交通工具少。重庆是个山城,路窄阴雨多,出门就爬坡。没有公共汽车,也没有自行车,一般市民出行全靠两条腿。一切日用生活必需品,像柴、煤、米、面,包括各种建筑材料,全靠肩挑背扛。

   重庆市民特别能吃苦,有些妇女背上背着小孩还挑着担子叫卖或做工。尤其是在阴雨天,他们头戴斗笠,身披蓑衣,为了谋生真是风雨无阻,就是寒冷的冬天,他们光着脚板照样沿街叫卖或打工。

   尤其让人看不惯的是那些达官、大亨、贵夫人和小姐。他们身穿长袍马褂或华丽的旗袍,足蹬皮鞋,神气十足地坐在黄包车上。而那些拉车者则头戴斗笠、衣不蔽体,光着脚板奔走军_事_网。上坡时,他们不但弯腰弓背,脚下用上吃奶的力气,一步一步很艰难地往前挨,下坡时还要一溜小跑,嘴里不住地唤着“来哟,来哟”,让人们给他让路,以免把人撞着。就这样,他们一天也挣不了多少钱,只能勉强糊口。

小编推荐:
>>> 王刚毅:《中国关键词》多语种传播中国声音
>>> 在家坐等现金啥感觉?男子中奖每年可领22.7万美元
>>> 中国将全面放开“二孩” 专家:低生育水平将持续
>>> 英称中国靠全球销售消化过剩产能 钢铁出口创纪录
>>> 90后“中年危机”:“假矫情”还是“真焦虑”?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热门标签最新更新随机推荐

世界史外交史读史读人历史重现国学文化

  • 二战美军成功采取攻心战术让日本战俘招供

    图片说明:1944年的关岛战役中,日军阵亡1.8万人,被俘1250人。图为关岛战俘营中的日军俘虏。丰豆通过对战俘的审讯获得对手情报是各国军队普遍采用的做法。然而在二战期间,顽固的日本军队将投降、被俘看作“奇耻大辱”,不但拒绝投降,就算被俘后也想方设法搞对抗,更别说交代情报。不过日本媒体近日披露,美军曾利用多种攻心战术,成功瓦解部分日军俘虏的斗志,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投降并为美军提供情报。“日本士兵会投

  • 苏联“驸马受贿案”:高层腐败拖五年才完结

    20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解体令世人瞠目结舌。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苏联党和政府自身腐败严重,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应该是苏联解体的最重要的原因。透视苏联轰动一时的“驸马案”,不难窥出苏共政治腐败之一斑。驸马的发迹1988年12月30日,莫斯科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内气氛肃穆。被告席上,一个背部微驼、呆若木鸡的人在等待审判。这个人就是勃列日涅夫的“驸马”、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丘尔巴诺夫。丘尔巴诺夫193

  • 被中国网民称作战斗民族?俄罗斯人不认同

    “北极熊”是统一俄罗斯党的标志。俄女主播在展示苏-27战机的屏幕前预报叙利亚天气,引来网友赞叹。本报驻俄罗斯、德国特约记者汪嘉波青木本报特约记者柳玉鹏●吴志伟张倍鑫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

  • 权力导致腐败: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教训

    1989年2月底,伴随着东欧巨变的汹涌浪潮,罗马尼亚军队和民众推翻齐奥赛斯库的腐朽统治,纷纷拿起武器,走上街头,为自己和国家的未来战斗1989年12月25日,西方传统的圣诞节,罗马尼亚南部登博维察县兵营厕所前一块空地上,狼狈不堪的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高呼:“自由和独立的罗马尼亚万岁!”随后,他的夫人埃列娜唱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这不是庆祝佳节的欢呼,而

  • 德国人为何支持纳粹:平等对内 狂热对外

    资料图为什么德国人二战期间支持纳粹?“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罄竹难书”这些词汇都无法描述德国纳粹的反人类罪于万一,然而纳粹是败于盟军,堡垒并非从内部攻破。德国内部虽有零星的反抗,比如慕尼黑大学绍尔兄妹的“白玫瑰”组织,共产党人“红色乐队”的地下组织,以施陶芬贝格为首的贵族军官刺杀行动,都没成气候。二战期间,德国民众的生存状况很是不错。民族社会主义(纳粹)的吸引力和他们的滔天罪行之间有着共生关

  • 朝战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是怎样被解职的?

    麦克阿瑟(资料图)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前,麦克阿瑟与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威克岛会晤。(资料图)本文原载于《历史学家茶座》第10辑,原标题为“麦克阿瑟是怎样被解职的”1951年4月10日15时,美国总统杜鲁门签署了两份文件(见文末附件),一份是给驻日盟军最高统帅、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军远东总司令、美国陆军远东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命令,告知解除他以上职务并移交给马修·李奇微中将,命令立即生效;另一份

  • 二战日军神风特攻队队员:不是自愿去送死

    日本零式战斗机据英《卫报》3月1日报道,日本前“神风特攻队”队员、现年81岁的滨园重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年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说为天皇而死是被人误导。他在最后的遗言中写道:“妈妈,这将是最后的遗言。你只剩下数秒钟了。那种认为我们笑对死亡的说法是一个神话。”“神风特攻队”没能创造奇迹,滨园重善侥幸死里逃生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连遭惨败。为阻滞美军的海上进攻,日本军国主义组建了战争史上臭名昭

  • 日本投降或另有端倪:并非因为美国投掷原子弹

    《波士顿环球报》2011年8月7日发表文章,介绍了历史学家在研究日本投降原因时得到的新成果。文章称日本投降并不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广岛、长崎核爆炸,而是另有端倪。文章摘要如下:在近七十年的时间里,美国公众都接受了同一个导致日本投降的原因。到1945年中,欧洲战争已经结束,很明显日本已没有任何胜利希望。经过多年横跨太平洋岛屿的艰苦战争,日本的海军和空军几乎都被摧毁了。物资生产步履蹒跚,完全被美国工业打败

  • 1961年法国火车爆炸案至今成谜 涉及一神秘组织

    1961年法国火车爆炸案至今成谜陶短房13日,法国巴黎爆发系列恐怖袭击案,震惊世界。不少媒体在报道此事时提到,之前法国本土发生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案是1961年6月18日巴黎至斯特拉斯堡的列车爆炸案,当时共造成二十多人死亡。1961年的法国并不太平: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刚成立不到3年,国内仍有许多反对戴高乐总统、反对新共和政体的势力蠢蠢欲动。法国殖民军在阿尔及利亚与“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间的战争接近

  • FBI与CIA暗战七十年:1963年酿肯尼迪遇刺悲剧

    始于两个人的恩怨联邦调查局(FBI)与中央情报局(CIA)这两大谍报机构的紧张关系,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埃德加·胡佛领导的FBI和威廉·多诺万麾下的战略情报局(中情局前身)互相瞧不上眼。1939年二战爆发后,胡佛严防其他竞争机构介入他的情报领域,因此经常与海军情报局和陆军情报局发生纠纷。为加强国内管控,美国总统罗斯福于1940年6月赋予胡佛国内调查的管辖权,从此胡佛的地位便不可动摇,但对外情报工作却